学校热线
0421-8998201
您的位置: 主页 >网址风采 >网址作品 >
溪之殇
信息来源:未知  ‖  发稿作者:admin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20-12-09 16:39  ‖  查看次  ‖  

 
       最早,我还不记事的时候,家在小溪的西岸。四岁那年,爸爸在小溪东岸盖了房子,我的家就到了东岸。无论是东岸还是西岸,那里总有一条溪流。溪水的源头就是一个天然的泉眼,水从地下汨汨涌出,时刻开出漂亮的花来。水从早流到晚,从春流到秋,日日不歇,夜夜不息。
那条小溪,承载了我童年的快乐。
       春天,冰雪还未完全消融,燕子就从南方飞回来,,开始衔泥筑窝,我和小伙伴就开始期待它到自己家的屋檐下,最让我自豪的就是,每年我家房檐下的燕子窝最多,真应了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。清明一过,络绎不绝的抗旱水车开始排队汲水,只为早点种上庄稼。
       盛夏,天气炎热,这条小溪成了我们的消暑圣地。溪水两岸,遍植杨柳,更有百年老柳横卧水面,树荫下就是我们的乐土。拦腰阻水,深潭成之。可戏水,三五成群,打起了水仗,满身是水,分不清汗水溪水,唯有欢声笑语响成一片。可沐浴,正午,烈日当空,晒暖一潭深水,午后便可在“天池”里泡澡,所以即使在没有的浴池的年代,也可以在夏日清爽宜人。唯一的遗憾就是,清澈见底的小溪竟然没有鱼,难道真应了那句“水至清则无鱼”吗?
       冬日,那条小溪就变成了天然的溜冰场,没有冰鞋,没有冰刀;连冰车也没有。这些都难不倒我们,找来一片木板,当做冰车,再找来树枝,当做冰锥,一群孩子就热火朝天地玩起来。如果连这简易的工具都没有,就打起了出溜滑,看谁滑的远。到现在还记得,那年妈妈给我做了一双胶皮底的棉鞋,下雪天防滑。可到了冰场上,这要命的防滑让我屡屡受挫,再也不是滑冰的第一名了,小伙伴们嘲笑了整整一个冬天,但这依然阻挡不住我放下书包就跑去溜冰的热情。
       不知在哪一年,水渐渐的变少了,水流的不远了,到最后泉眼再也开不出漂亮的水花了,从此地球上消失了一条小溪。春天燕子不再停留,家里的燕窝成了空巢。水边再也没有嬉戏的孩童,没有抗旱的水车。小溪沉默了,连同这个世界也不在喧器。30年,虽未沧海桑田,却也溪水变树林。我想这世界上,消逝的溪水不仅这一条,也许此刻,就又消失了一条。
我童年的乐土,已经不再。微风吹起时,你可听到小溪在呜咽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语文组 王杨




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
千赢国际qy88vpqy88vip

上一篇:清茶赋 下一篇:只想宠你一辈子
[向上]
家校在线

在线QQ咨询

咨询电话:
0421-8998201
二维码

官方微信 扫一扫